菱形网围栏图片(菱形网围栏一米多少钱)

■1931年的平民宫背立面。

■平民宮背立面现状。

西侧后座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作单身宿舍 1987年被拆除

穿过通道来到平民宫背后,老照片上是东西两侧对称的3层后座,从剖面图看,最底层是地下室,有气窗,后座还有3个拱门,现都已不存;老照片上前座后部是圆弧形楼梯,如今三层以上圆弧形楼梯仍存,但与加高的第五层齐平,二层楼梯已不存,圆弧形楼梯西侧被加建了电梯间。

“2000年第一任物业公司加建电梯,拆掉了上二层的楼梯。这么漂亮的楼梯拆了好可惜。”邓伯心痛道。

根据《广州市平民宫记》,平民宫后院原有花园,现在则变成了宿舍楼。

平民宫的后座到底是什么时候灭失了?

有文献记载及媒体报道,平民宫后座在抗战时期被日军炸毁。

1969年来平民宫工作的老政委伍伯指着老照片上的西侧后座说:“1969年我来的时候,看过这栋楼,后座有地下室,有水牢,听说这里面牺牲很多共产党员,有国民党抓来的,有日本鬼子抓来的。”

邓伯说:“我当时(1977年)是单身汉,就住在后座,一直住到1987年。有气窗,气窗下面还有空间,要揭开盖子才能下去。宿舍是中间一个通道,两边都有房间,大概3米宽。”

伍伯和邓伯都记得,他们初来时,见过三个拱门,就在现在宿舍楼电梯的位置;东侧后座只是缺了连着前座的部分,剩余的部分有4个池子,他们可以在那打乒乓球,那应该是原来东侧后座的地下室,建筑的墙基还在;剩余最靠南面的部分,与拱门和墙基相连,但它被改成一栋独立的房子,里面住着个老红军,西侧和东侧后座可以通过拱门上的走廊走通。

伍伯与邓伯的回忆有《侵华日军在广州暴行录》佐证:1938年6月6日大南路平民宫市校初中集训总队第二大队部被敌机轰炸,“计一弹落在东面盥漱场爆炸,当将盥漱场全部破坏……另一弹则正中楼上第六中队课室,直穿至地下礼堂,该两处全被炸毁”,“查该两弹落下地点,均距离学生宿舍不及一丈,幸该宿舍为三层钢筋三合土建筑,颇为坚固,且经职队在该室各层加设木阵支撑,并于室顶及四周装盖沙包,在下层设置避难室,故不致牵动,只将一部分沙包及门窗玻璃震毁……并于即日将总队部迁至大南路平民宫第二大队部内办事,积极筹备复课”。

证明当时日军炸毁的只是后座东侧的一部分。

但遗憾的是,他们说,1987年建宿舍楼时把东西后座和拱门一起拆除了。

室 内

1983年加建五楼楼梯 三楼花阶砖是原物

由于加建电梯时拆了上二层的圆弧形楼梯,如今要上楼只能坐电梯或走加建的消防楼梯。搭乘电梯来到4楼,邓伯说:“这是原来的顶层。”

四楼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通往五楼的精美圆弧形楼梯,据《广州市政府市政公报》记载:“楼梯均作螺旋式,以红毛泥石屎镶筑而成,梯之栏杆则改装铁枝,作各种花式”。这段巴洛克风格的楼梯曾在许多网友的微博里引来赞叹,不过,邓伯告诉新快报记者,1983年加建了5楼,上5层的楼梯也是加的,3、4层的圆弧形楼梯才是原物。

“我看着房子改建,5层是我们看着加上去的。”邓伯肯定地说。他说,这也是平民宫唯一的楼梯。

邓伯提示,新建的楼梯扶手和踏面的铁条与原来的不一样,细看,两处楼梯形状、铁艺栏杆和线脚等都极度相似,还是可以发现二者的细微差别:

同样是水磨石扶手,新建的水磨石扶手是暗红偏褐色,更光滑,原来的扶手是暗灰色;扶手的样式也有细微不同,原来的楼梯扶手有回弯,新建的没有。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张智敏认为:“原来的更讲究一点,更符合人体工学。”

楼梯踏面安装有铸铁防滑条,条内设置菱形花纹做防滑用途,但原来的每相隔3个菱形有一个圆圈,而5层楼梯的防滑条没有。楼梯梯面的线脚也有所不同,原有楼梯梯面的线脚更细密。楼梯台阶数也有不同,4层只有23级,而5层有24级台阶。新快报记者观察第3层楼梯,跟4层一样,惟独5层有上述差别。

圆弧形楼梯以前可以从顶层4层直望到底,但很可惜,现在因为2、3层之间楼梯的中空位置被水泥封堵,无法贯通,但上三层的楼梯仍存。

现在,平民宫内部是分隔的一间间房间,邓伯说:“格局有些改了,有些没改,以前是很大很大一间的。”他还记得:“原来的门全是很好的木头,现在看不到原装的了。”

地面大多铺了瓷砖,令人惊喜的是,在三楼西侧尽头的房间里发现了花阶砖,邓伯说以前1、2楼是水磨石地面,3楼以上都是这种花阶砖。

现在平民宫内除了1楼的商铺在卖灯饰,其余楼层多用作鞋子、医药物品等的仓库或作办公,圆弧形楼梯和楼道上也堆满了鞋盒等物品,大部分房间大门紧闭。

见证人望恢复原状

修缮后作展览馆

当邓伯知道平民宫的非凡身世时,他激动地说:

“据我所知,这样的房子,能够保留到现在没垮、没被拆掉的很少很少了。应该恢复原状。3年前北京街道办拆除加建的停车场时,我们就要求把所有加建都拆除,很不好看,但出于安全考虑,怕拆了房子会垮,就没拆动。原来它的样子很好看,现在这个样子很多人会以为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房子,但其实它将近上百年了。

如果政府保留修缮好后,可以作参观用,展示老建筑的建造工艺,还可以作军史展览馆。

专家点评

在住房制度改革上有重要的代表性和领先性

广州早期现代主义建筑的重要代表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 彭长歆)

这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广州近代公共居住建筑,是民国时期广州市政府在地方军政当局支持下第一次介入公共住房领域的空间操作与社会实践。它在住房救济及住房制度改革方面具有代表性,在当时也有创新性、领先性,历史价值比较高。

我们称它为“有目的建筑”,目的性极强。平民住宅在全国多地均有实践,如郑州、青岛等,但广州市政当局把空间设计与社会救济及社会改良结合在一起,将平民住宅视为个体改造的容器。它不仅仅是解决住房问题,而且是社会改良运动的一部分,因而在该时期全国各地的平民住宅建设中独树一帜。

它的空间设计也具有创新性、先进性和代表性,是林克明早期“摩登建筑”思想的重要实践,是广州早期现代主义建筑的重要代表。

如果认定该建筑在住房制度改革上具有非常重要的代表性和领先性,其历史价值可以超越物质现状进行认定。

对层积的遗产价值开展全方位评估,有助于下一步制定保护策略时做科学的判断。

目前的使用状况应该检讨,其使用不符合建筑自身的价值,这是有共识的。目前的内部空间使用较为混乱、环境状况不佳。即使保留商业功能,也可以重新规划。通过设计对空间、功能进行调整,提质升级,在保护、呈现历史空间及遗产价值的同时,也能够协调好现代的使用功能,实现保护与利用的平衡。

平民宫价值在于其用以改造社会的建筑类型

适当修缮,能够复原的就复原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 郑力鹏)

平民宫的建筑类型特殊,代表着那个时代“用建筑改造社会”的实践,这是它最大的价值。当时广州与平民宫同类的建筑不止一座,但现在估计只剩这个了,不像祠堂有很多。至于漂亮不漂亮、完不完整这些都是次要的,它的价值不在于好看不好看,而是有没有意义。

现在平民宫首先要保留,适当做一些修缮,能够复原的就复原,但也不是说上面加建的一层就一定要打掉,需要考虑今天的使用需要。

参考文献

《岭南近现代优秀建筑1911—1949/广州》

彭长歆.《为城市低收入者设计——广州近代平民住宅建设》

彭长歆.《现代性·地方性——岭南城市与建筑的近代转型》

《岭南近现代优秀建筑1949—1990卷》

《广州市政府市政公报》民国十九年六月,第356期

《旧闻新说|民国时期,广州的“公租房”功能相当强大!您不信?那就进来看看!》 微信公众号:广州旧闻

《广州市越秀区志》(2000年版)

刘纪文.《广州市平民宫记》1934年

《侵华日军在广州暴行录》

《广州市政府市政公报》民国二十年一月,第377期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niuben22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vir-info.cn/9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