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染厂中水回用 标准(印染回用水水质标准)

国内印染行业十佳企业、全年满负荷生产印染布可绕地球2.5圈……江苏三房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房巷”)旗下印染业务有过太多的辉煌。然而,日前,该公司和深耕了近30年的印染业务彻底说再见了。

印染厂中水回用 标准(印染回用水水质标准)

国内印染行业十佳企业、全年满负荷生产印染布可绕地球2.5圈……江苏三房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房巷”)旗下印染业务有过太多的辉煌。

然而,日前,该公司和深耕了近30年的印染业务彻底说再见了。

三房巷为什么放手曾经引以为傲的印染业务?印染行业如今面临怎样的现实?

企业瘦身甩包袱

如今,三房巷已形成以聚酯产业为核心,化工新材料、聚酯薄膜、纺织等多产业齐头并进,涵盖投资、酒店、国际贸易为一体的现代多元化控股集团。

7月6日,三房巷发布公告,宣布公司与浙江东翔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旧设备拆除转让合同》,将印染车间的相关设备出售给浙江东翔,交易定价为2050万元。这意味着三房巷彻底剥离印染业务,进一步聚焦聚酯新材料业务。

在本次交易中,三房巷将要出售的是其印染车间的机器设备及车辆等固定资产。机器设备主要包括拉幅定形机、退煮漂联合机、还原皂洗机、热熔染色机、预缩机、高速丝光机、烧毛机等。

三房巷表示,印染车间目前已停产,相关资产处于闲置状态。根据国众联资产评估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截至5月31日,此次交易涉及的固定资产评估值为2037.51万元,最终交易价格为2050万元。

实际上,三房巷这一资产出售消息来得并不突然。今年3月28日,三房巷就通过公告宣布,决定对印染生产车间停产(详见《停产议案获董事会通过,三房巷正式告别30年纺织印染业务》)。

“由于纺织行业市场环境持续低迷,印染产品价格持续走低,利润空间被压缩,公司印染业务持续处于亏损状态。经过多年运行,印染车间现有生产装置面临设备老化、运行成本趋高、安全环保压力增加、产品效益欠佳、无法满足市场要求的状态。”三房巷在3月发布的公告中这样解释印染车间停产的原因。

公开的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三房巷染色、整理布产量为6096万米,销售收入为4.25亿元,亏损1768万元;2020年,三房巷印染车间染色、整理布产量为5137万米,销售收入为2.87亿元,亏损1357万元;2021年其产量为5207万米,销售收入为2.96亿元,亏损1697万元。

从营收占比来看,2019年,包括印染业务在内的纺织业务营收占到三房巷总营收的50%以上,营收规模也达到5亿元以上。2020年,三房巷收购江苏海伦石化有限公司,纺织业务的营收下滑至3.31亿元,营收占比下滑至2.03%。去年纺织业务营收占比仅为1.58%。

印染作为纺织曾经的最赚钱行业,如今成为三房巷这样的企业的“弃子”,不禁让人唏嘘。

需求成本双承压

对于三房巷而言,剥离印染业务,是公司转型之路上的一次必然取舍,也是当前不少印染企业经营举步维艰的体现。

中国印染行业协会近日发布的2022年前5月印染行业经济运行数据显示,1684家规模以上印染企业亏损户数为588户,亏损面达34.92%,同比扩大4.46个百分点;亏损企业亏损总额为15.35亿元,同比增长42.24%。

印染企业的利润急剧下降,有的企业在坚强求生,但也有企业已黯然离场。佛山市三水胜金典纺织印染有限公司、上虞民生印花有限公司、绍兴大地百乐印染有限公司等印染企业相继在近日发布破产、拍卖信息。

无论企业大小,不少印染经营者当前都感受到压力。

“生意大不如前,以前工人们都是一周休息一天,现在改成一周休息两天。我们今年的订单比疫情前最起码减少了1/3。”江苏宽华纺织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邓茶香很焦虑。

“现在处于信息化时代,客户对信息掌握得都很清楚,我们要是提价,他们就能在其他地方找到更低的报价。”邓茶香告诉《中国纺织报》记者,公司也曾经试探性地提价,但对方一口回绝。“有客户拿着另一家公司的报价表递到我眼前,告诉我如果这个价格我们能接,就首选我们。我看到,他们的报价比我们的低了5%。最后,我们也只能无奈地牺牲利润,忍痛接单。”

绍兴百丽恒印染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也透露,今年行情不尽如人意。“目前,海运订舱不难,但是海运费用高。而且,原材料价格成本高,天然气也在涨价,企业每月都处于亏损状态。现在是‘蛋糕’少,但分蛋糕的纺织印染厂多,一些同行只得关掉车间。”

梓宏纺织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束宏志坦言,受疫情影响,今年行情不好,再加上原材料涨价幅度较大,影响了公司的订单。“公司勉强维持70%左右的开工率,每天都在亏损中维持基本的运转,希望能熬过这段时间,稳住员工,承担好社会责任。”

中国印染行业协会在《2022年1-5月印染行业经济运行简析》(以下简称“简析”)中提到,今年上半年,印染企业经营压力加大。首先,内需市场消费需求疲软,终端需求不足。其次,今年以来,天然气、蒸汽、电力等能源价格,棉纱、等原材料价格及物流运输成本等明显上涨,企业利润空间受到挤压,这也是行业盈利面临较大压力的重要原因。

重新洗牌蕴新机

基于目前市场形势,邓茶香预测,下半年或有更多企业出现亏损,行业洗牌在所难免。

束宏志认为,现在印染行业的步履维艰,看似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但实则符合一定规律。“印染行业不是没有经历过辉煌。行业繁荣的时候,只要注册一个公司就能赚得盆满钵满,订单经常加班加点还做不完。” 他表示,“但现在看来,那时候的情形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当行业企业‘闭着眼’都能赚钱的时候,便说明这个市场尚未发育成熟。因为成熟的市场,应该体现出良性的优胜劣汰。”

“这几年每年都能听说我们当地有十几家同行破产。”束宏志心里清楚,这其实就是市场对印染行业进行重新洗牌的过程。他认为:“三房巷剥离印染业务在情理之中。在竞争加剧、利润摊薄的下行周期中,印染产业中的先行者往往负担会更重,风险也更大,反而比中小型公司更容易倒下。”

不过,挑战和机遇永远是并存的。在市场优胜劣汰加速的形势下,行业兼并重组、优势资源集中,会形成印染行业发展的新主线。

近期,全国多地发布相关政策,引导企业“抱团取暖”。浙江省兰溪市召开的纺织产业转型升级工作动员大会,就鼓励企业战略重组、专业化整合,实现资源共享。福建石狮是印染重镇,石狮市人民政府办公室早在今年2月就印发了《石狮市进一步推动工业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鼓励和引导优势印染企业通过实施兼并重组,对经报备且成功兼并重组的企业,按并购金额5%给予奖励。

中国印染行业协会在简析中指出,总体看,4月底以来,国家和地方政府密集出台一揽子稳经济、保增长、促发展的政策措施。5月政策效应逐步显现,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好转,全国物流运输和供应链逐渐修复,6月制造业PMI重返扩张区间,印染行业经济运行持续向好的积极因素正在不断累积。

文| 本报记者 贾榕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niuben22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vir-info.cn/70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