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水污染有哪些企业(工业的水污染有哪些)

宜宾三江新区。宜宾市的三江新区,地处岷江、金沙江、长江三江汇流之畔。两岸整齐的高楼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宽阔的绿地与生态水景应接不暇,景、城、江、韵得以和谐地融合。宜宾曾因沿海工业的内迁以及粗放型的发展模式,面临“化工围江、污染

工业水污染有哪些企业(工业的水污染有哪些)

宜宾三江新区。

宜宾市的三江新区,地处岷江金沙江、长江三江汇流之畔。两岸整齐的高楼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宽阔的绿地与生态水景应接不暇,景、城、江、韵得以和谐地融合。宜宾曾因沿海工业的内迁以及粗放型的发展模式,面临“化工围江、污染绕城”的困境。近年来,宜宾市通过采取清退高耗能高污染企业、关闭造纸小作坊、关停江边挖沙场、减少污水排放、建立湿地公园等措施,让江河生态和城市环境持续改善。

这样的变化同样出现在曾经的老工业城市德阳内江。如今的德阳旌湖,滨水两岸绿道逶迤,春迎百花,冬迎候鸟,往日的污浊、喧嚣早已化为碧波和鸟鸣。两岸绿树成荫,整齐的高楼鳞次栉比,展现孔子、三星堆、三国等文化元素的设施,以及球类运动场沿河滨湿地公园铺开。

在内江,原来沱江边的清溪路、兰桂大道到东桐路一带的烂河滩,已经被秀丽的清溪湿地公园代替。在上游的花萼湿地公园,范崇凯的白色雕像格外引人注目,不少市民在塑像前拍照留念。内江人范崇凯是唐代四川的第一位状元,他撰写的《花萼楼赋》被誉为“天下第一赋”,公园的名字正是取自该赋。正值盛夏,来来往往的市民、游客或休憩或健身,闻不到一丝河水的异味。

在新时代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的征程中,这些曾经的老工业城市积极推动经济社会生活绿色转型,焕发出“第二春”。

时代困境

德阳市生态环境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邢凯向廉政瞭望·官察室记者讲述,德阳从“工业立市”到“依水而立”“融水而兴”,从老工业城市向生态园林城市转变,是治理思路的转变,也是城市格局的转变。而旌湖的改变,就是这种转变的一个缩影。

德阳境内矿藏丰富,如磷矿石天然气、石灰岩、煤炭等优质矿产资源,对工业和制造业的发展至关重要。正是由于德阳的资源禀赋,20世纪五六十年代,国家在德阳设立工业区并将德阳作为三线建设的主战场之一。中国二重东方电机东方汽轮机等一大批大型重工业器械、机械制造企业陆续在德阳落地。

技术、资金、人口随着这些企业的到来而降临,德阳工业最辉煌的时期,生产了全国40%的水电机组、30%以上的火电机组和汽轮机、50%的大型轧钢设备和大型电站铸锻件,发电设备产量连续多年居世界第一,石油钻机出口居全国第一……“重装之都”的称号由此而来。

“想要挣钱,必须得进厂”,德阳民间长期流传着这样的俗语。“工业和制造业确实给德阳带来了强有力的经济支撑,不过随着城市的发展,一些弊端也开始显现出来了。”邢凯说,一开始厂房都设在离居民区较远的郊区,随着德阳设市,人口急剧增加,城市规模不断扩张,最后,工业区与城市生活区重叠,形成了“城市包围工厂,工厂包围城市”的格局。噪音污染、大气污染和水污染等环境问题日益凸显。2010年前后,一些高污染、高耗能的重工业企业开始走下坡路,有的连年亏损,如果一日不运转,带来的亏损更大。昔日的“城市引擎”变成了困扰城市发展的“老大难”。

沱江下游的内江,当年与德阳面临类似的困境。1951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的沈从文被分配在“中队部调研组”参加内江的土改工作,他在书信中说,内江“四野丘陵连亘,到处是褐土和淡绿色甘蔗林相间相映。空气透明,而微带潮润,真是一片锦绣河山”,而沱江水“清而急,两岸肥沃无可比拟,蔗园橘子园都一山一山连接”。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鉴于内江地区有着甘蔗种植的气候条件和制糖产业基础,国家开始在内江大力发展制糖工业,内江糖厂被国家列入到了“一五”工业重点建设,一些重工业工厂如锻压厂、机床厂、农机厂、内燃机厂等制造业也相继落地内江,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内江的经济总量也一度跃居四川第三,被称为“内老三”。

家住东兴区的唐楠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初,父母都是内江最大糖厂的职工。他回忆,小时候每到甘蔗丰收季节,沱江边的码头停满了卸载甘蔗的船只,通往糖厂的路,被运送甘蔗的汽车、马车、牛车和鸡公车堵得水泄不通。上世纪90年代,唐楠的父母在国企改革中下岗,出于消费结构调整等因素,内江的产糖工业急转直下。到2000年前后,其他的重工业同样遭遇“滑铁卢”。曾经的“钢铁引擎”接二连三熄火停运,留下锈铁斑斑的设备和荒草丛生的厂房。“一到夏天,沱江边飘来阵阵恶臭。”唐楠说,那时从清溪路、兰桂大道到东桐路的河滩,都是一堆堆烂泥,加上水质不好,没有人愿意靠近沱江。

“新千年后,特别是近十年,老产业凋零、新产业更新,如何让广大群众享受到城市规划建设的成果,是我们首先要考虑的。”内江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副局长朱宇长期在住建系统工作,他回忆起当年内江面临的环保压力,痛心地告诉廉政瞭望·官察室记者,“当年沈从文说内江是‘锦绣河山’,这曾经是内江人引以为傲的事情。我们没有保护好内江的山水,心里有愧。环保的治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而是一项综合治理工程,涉及环保、城建、公检法等部门共同协作。治理好沱江,规划建设好我们的城市,是我们的责任,必须干,而且必须要干好。”

转变阵痛

朱宇不避讳内江市在环保整治中的阵痛。早在2018年,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四川开展了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及沱江流域水污染防治专项督察,发现了不少问题,比如沱江流域水污染防治问题突出,结构性、布局性污染严重,部分支流水质下降。

“当时我作为相关领导干部,受到了行政处分,这说明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朱宇表示,“内江在褪去老工业城市的光环后,本来财政资金吃紧,我们痛定思痛,把资金倾斜到治理水污染上。”沱江内江段支流较多,11条黑臭水治理成为了第一要务。

内江处于沱江中下游,水污染治理的压力较之中上游更大。“我们大力实施控源截污、内源治理、生态修复、活水循环等工程,沿河岸、湖岸进行绿道建设,这样既治理水污染,改善水环境,同时,将广大市民引入水际岸边,作为监督力量时刻监测我们的水质。哪个河段水质出现问题,市民的反应最迅速最客观。”

工业水污染有哪些企业(工业的水污染有哪些)

内江花萼湿地公园一角。

修建花萼湿地公园时,有一处山丘和松林,有人觉得现在的公园流行视野开阔的大景观,于是主张将山丘和松林铲平,重新造景。而在朱宇看来,“内江本来就地处浅丘,山清水秀。如果在建设过程中控山毁林,不仅浪费投资,而且与生态环保理念背道而驰。再说那片松林承载了不少内江人的记忆。”在一次会上,朱宇与主张铲平松林的同事发生了较大争执,争吵起来。最后,经过大家的商量论证,保留了原生景观。如今,这片松林已经成了内江市民最新的“打卡地”。自此后,内江的公园规划,都遵循“尊重自然、生态优先”的原则,从未改变。

一名内江当地干部回忆,10多年前,如果有领导来内江,当地干部最担心他说想到沱江边转转。而两年前,一名省部级干部来到内江,下榻沱江边的酒店。他听说沱江治理取得了显著成效,晚饭后执意要去江边散步,该省部级干部顺着清溪湿地公园往北走,来回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对内江的环保治理工作和公园建设给予了好评。

“滨江城市不管是公园建设还是滨河生态长廊建设,最重要的是污水治理。但不是所有的水污染治理都聚焦水体。”邢凯介绍,德阳因为历史遗留问题,工业废碴的处理,一度也成为德阳环保工作的重点。“小时候我们玩游戏,将一滴墨水滴入脸盆中,水的颜色不会改变,多滴几滴,当人的肉眼可以看到水的颜色发生改变时,其实,水中的墨水含量已经很高了。防治污染也是同样的道理,等我们觉察到发生污染时,可能这个地方的污染程度已经很严重了。”离德阳市区不远的什邡双盛镇、绵竹新市镇是当年化工厂集聚区,多家化工厂长期在这里堆存磷石膏,形成了20余座灰色的“人造山”,致使周边空气污浊,加之磷石膏堆场大多沿江分布,渗滤液和冲洗废水随雨水直接排放,加重流域负荷。

2018年,德阳专门成立磷石膏问题治理攻坚组,先后投入资金近7亿元,分别采取远期封场、中期封场利用和近期规范取矿综合利用三种治理方式,将原来的工业废渣堆放地,变成了如今的绿水青山。目前,德阳市全面停止新增磷石膏企业审批,已关停7家磷石膏生产企业,引导42家涉磷企业成功转型升级。

“‘罗马并非一日建成’,在工业转型升级、城市规划发展过程中,矛盾肯定是有的,这是转型必经的阵痛。”某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的领导干部向廉政瞭望·官察室记者介绍说,首先是高污染高耗能的工厂关停后,新型产业没有跟进,短期内百姓收入减少、地方政府财政吃紧,有的老工业区甚至出现了返贫的情况。另外,有的老厂转型升级后的运行成本高,有的设备装好了但没有使用,偷排污水废气的现象依旧存在。最后,建设公园绿地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后期维护需要持续投入。有的城市公园绿地建设采取PPP模式,由于这种模式近几年才在国内流行,不少城市在基础建设引入社会资本时,往往是先办事再议价,也就是社会资本先修建好公园绿地,后续的维护标准以及公园公共、商业设施的建设等事项并没有签订相关合同,导致某些城市出现了政府与民间资本的“扯皮”,结果有的公园沦为烂尾工程,有的公园长期缺乏维护,几近荒废。

化解矛盾

“宜宾市围绕沿江岸线生态修复坚定不移做‘加法’,围绕生态治理精准施策做‘减法’,在一加一减之间实现生态环境和经济兼顾发展、相辅相成。”宜宾市生态环境局党委书记、局长贾利华告诉廉政瞭望·官察室记者,长江边的工业企业陆续关停或搬迁入园,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美丽的生态公园和风景如画的亲水岸线,沿江采砂船、餐饮趸船等全部取缔,禁渔退捕成效明显,打鱼人变护江人。

老工业城市的“绿色”转型,各个城市遇到的困难大致相同,取得的成绩却不尽相同。这与城市的地理、资源禀赋相关,与城市的治理思路、政治生态等也有关系。一门心思“关停”“整改”而不谋“引进”“发展”,最终可能治标不治本,无法化解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矛盾。如何标本施治,让生态公园城市具备良性的可持续性,宜宾交出了“从顶层设计出发,加强战略统筹、规划引导,稳步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的答卷。

“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在谈到宜宾市既能保生态又能稳经济,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如何兼顾时,贾利华说,宜宾市始终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定不移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方针。优良的生态环境在提升人民群众幸福感获得感同时,带动周边地块房价增值,实现了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共赢。

工业水污染有哪些企业(工业的水污染有哪些)

每到冬季,随着迁徙到德阳旌湖越冬的大批候鸟的到来,湖面变得格外热闹。

德阳原来某化工厂的遗址被开发成了旅游区,较之以前,当地民众收入稳中有升,天蓝了水绿了,大家算清了“总账”,心里有了底。

在内江,一些商业设施正陆续落地以减轻政府在公园绿地建设、维护方面的财政负担,比如户外露营地、书吧茶吧、咖啡馆等等。“每个公园绿地建成投运前,内江市政府都与社会资本签署了明确的运行维护费用标准合同,定期开展考核,运维绩效与付费挂钩。所收取的场租费和经营收益等使用者付费可抵扣政府付费,减轻财政负担。”朱宇说,这是“绿色”行为,也是产业行为,保护生态环境与优化产业是推动发展的两面,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加优良的生态环境,也需要法律规范,让这种行为具有可持续性。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niuben22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vir-info.cn/6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