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流最后的结局(陆云最后的结局)

文/三 少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题记

陆流最后的结局(陆云最后的结局)

图:年轻的陆小曼

第一次机会

中国人讲究,人死后入土为安。

陆小曼去世后,却尸骨无存,一缕孤魂,23年无处安身

1965年的中国,风雨欲来。

这年的4月3日,陆小曼在上海华东医院,凄然离去。

生命的尽头,陆小曼一身破洞的旧棉袄,卷曲在冰冷的病床上。清瘦的面容,布满了风霜。一双深陷的眼睛,空洞又无神。

只有一只手常常在空手胡乱挥舞,掉光牙齿的嘴里激动地喊:“摩,摩,摩”。

34年了,陆小曼心心念念的还是徐志摩

守在旁边的赵清阁,哭着摁住她的手,哽咽地说:“有什么事要我替你做吗?”

陆小曼拉着赵清阁的手,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地说:“……我希望在死后能和志摩合葬,你……能不能办到?

赵清阁怕她想不开,连忙答应。

最后,陆小曼带着微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她仿佛看见了徐志摩在向她招手

那一年,陆小曼62岁。

陆小曼没有父母,没有孩子,没有兄弟姐妹。几天之后,由陆小曼所在的单位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室出面,办理了她的丧事。

参加追悼会的有上海市文史馆,上海农工民主党,上海中国画院等单位的同志。

还有陆小曼的表妹吴锦、堂侄陆宗麟、陆宗麒;朋友赵清阁,赵家璧、玄采薇、孙雪妮,陈巨来等。

翁瑞午的孩子,也来送了她最后一程。

入殓前赵清阁看见死去的陆小曼竟还穿着一件满是破洞的旧衣裳,她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感伤。

于是,赵清阁跑到大街上,买了一套绸衣裤,流着泪帮陆小曼换上,好让陆小曼体面地离开。

然而,当赵清阁等人向徐家提出请求,想将陆小曼和徐志摩合葬时。徐家,直接拒绝了。

拒绝,简单地说,就是陆小曼没有资格和徐志摩葬在一起!那么,徐志摩一生经历了两段婚姻,到底是哪个妻子才有这个资格呢?

难道是前妻张幼仪

当然不是。

此时的张幼仪的身份不仅仅是徐志摩的前妻,她还于1953年在香港与一名医生苏纪之正式结了婚。

所以,无论张幼仪有多贤惠,对徐家有多大的贡献,她都没有半点资格将来和徐志摩葬在一起了!

可是,赵清阁虽然很为陆小曼遭受徐家的拒绝感到不满,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去说服徐家。

所以,陆小曼火化后,并没有及时下葬。

他们将陆小曼的骨灰暂时寄放在了某殡仪馆。

赵清阁和几个朋友商量,等过一些日子,他们再去趟徐家,再争取争取。张家能够答应的话,再来取走陆小曼的骨灰。

那个时候,时局动荡。

陆小曼又是才女,她的朋友几乎都是些读书人。在那场特大的政治风暴来临前夕,每个人都如惊弓之鸟,尤其是知识分子,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惹祸上身。

办法想了又想,托几拔人去徐家说情,徐家还是没有答应。

陆小曼和徐志摩合葬之事,就此搁浅。

第一次合葬的机会,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无声无息。

偏偏在文革时期,恰逢殡仪馆撤迁,殡仪馆联系不上陆小曼的亲属。

无奈,殡仪馆就按照“无主骨灰盒”的方式,将陆小曼的骨灰随便葬入了万人坑中。

再后来,这万人坑也被推平,上面还盖起了工厂。

陆小曼,终于成了孤魂野鬼。

23年后,陆小曼的几个晚辈们一起出力,在苏州东山华侨公墓,他们为陆小曼选了一块地。

墓地旁边是陆小曼的父亲陆定,母亲吴曼华。

而陆小曼的骨灰,早就寻不到了。

这个墓不过是陆小曼的衣冠冢之地,墓内放有陆小曼生前用过的日用品,碗、筷、笔、墨等东西。

墓碑上写着“先姑母陆小曼纪念墓”,照片中的陆小曼一脸灿烂的笑容,一如从前在父母身边的小公主。

青松环绕着他们一家三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然而,无论过去多少年,赵清阁的心里一直无法释怀。她在一篇回忆陆小曼的文章中说:

一九六五年的四月二日(注:应为三日),陆小曼默默地带着幽怨长眠了。她没有留下什么遗嘱,她最后一个心愿就是希望与志摩合葬。而这一心愿我也未能办到。我和她生前的老友张奚若、海粟商量,张奚若还向志摩的故乡浙江硖石文化局提出申请,据说徐志摩的家属——他与前妻张幼仪生的儿子——不同意。换言之,亦即中国半封建的社会意识不允许!

陆流最后的结局(陆云最后的结局)

图:陆小曼之墓

第二次机会

其实,不只有陆小曼和父母葬在一起,徐志摩也是这样。

1946年,张幼仪和儿子徐积锴将徐志摩的父亲徐申如归葬于硖石西山徐志摩墓旁。

再后来,徐志摩和张幼仪夭折的儿子彼得,也来到他的身旁。

由于徐志摩的墓地在政治运动中遭到了破坏,墓碑也不知去向20世纪80年代,浙江海宁市政府决定重建徐志摩墓

这次徐志摩的墓地设计人是陈从周,我国古代的建筑学家,徐志摩表妹蒋定的丈夫,算是徐家的外亲。

徐志摩生前,陈从周只是偶尔见过。但他对徐志摩的感情,就像是对一位师者的敬仰。陈从周说:

“无缘无故的爱,是一种很单纯的思想表现,由这种动力,促使我为他完成了年谱、全集出版,妥善安排了遗物,重建陵墓等三件事。”

在陆小曼还健在的时候,陈从周有一次去延安中路的眉轩看望陆小曼。

只见陆小曼的卧室,终年放着一瓶清香四溢的鲜花。鲜花的上方是徐志摩的肖像,那个年轻的、才华横溢的诗人。

恍惚中,陈从周觉得,诗人从未离去。

那时的陆小曼,身体已经有些衰弱。

可能她感觉自己来日无多吧,那天她交给了陈从周很多东西。包括徐志摩父亲徐申如给她的抚养费单据,徐志摩在杨铨家死前的留言,还有一些照片等等。

1965年春,寒意料峭的华东医院,陆小曼意识到自己的大限将至。她嘱咐侄女陆宗麟马上通知陈从周,把《志摩全集》的版样和纸板,还有一些徐志摩的遗物拿去保管。

并且,陆小曼还向陈从周表达了死后和徐志摩合葬的心意

因此,陈从周也是陆小曼遗嘱的受托者,他始终觉得自己应该不遗余力地去完成徐陆合葬!

正好这次陈从周重新设计并修复徐志摩之墓,他非常慎重地向海宁市政府和徐家提出了将陆小曼与徐志摩合葬的事。

没有任何悬念,陈从周还是遭到了拒绝!

此时,徐志摩的父亲与母亲早就去世,徐志摩的前妻张幼仪已经再次结婚,她没有反对的立场。

徐家拒绝陆小曼和徐志摩合葬的人,就只有徐积锴,徐志摩和张幼仪的儿子。

无论陈从周等人希望陆小曼和徐志摩合葬有多么迫切,但是,最有说话权力的仍是徐志摩的儿子。

徐积锴不同意,陈从周没有一点办法!

事后,陈从周生气极了,说:“徐积锴应该尊重父亲已经再婚这一事实

就这样,徐志摩的墓又重新整修了一番。而他还是在海宁硖石,身边依然还是他的父亲。陆小曼还是在苏州,身旁还是她的父母。

陆流最后的结局(陆云最后的结局)

图:徐志摩之墓

第三次机会

陆小曼这么多年不能与丈夫徐志摩合葬,除了赵清阁,还有一个人也无法释怀。

他,就是刘海粟

刘海粟,一直是徐志摩和陆小曼的朋友。

当年,陆小曼和王庚还没有离婚的时候,受徐志摩之托,刘海粟在上海著名的“功德林”酒店,为王庚设下了“鸿门宴”。

宴请的人,除了陆小曼的母亲,还有胡适,杨杏佛,唐瑛等人。席间,刘海粟慷慨陈词,大谈婚姻自由和破除封建。

终于,王庚坐不住了。他当场表态,放手陆小曼。

正是有了刘海粟的这次“鸿门宴”,王庚彻底地说服了自己。之后,陆小曼获得了自由,还打掉了王庚的孩子。陆小曼因此落下病根,不能生育。

刘海粟劝退了王庚,又使劲地促成了徐志摩和陆小曼。谁能想到,这对被自己看好的郎才女貌的有情人,居然死了这么多年都没法安葬在一起!

刘海粟自己就曾是个离经叛道的人,那些世俗的东西,在他的眼里本就不算什么。

两个相爱的夫妻,死后在一起,怎么就那么难呢!

1999年,海宁市政府决定开放徐志摩故居,场面非常盛大。这次,徐志摩的儿子徐积锴没有前来。

借这个机会,刘海粟等人向浙江硖石文化局申请,将陆小曼和徐志摩合葬,并详细阐叙了合葬的理由和意义。

硖石文化局向徐积锴表达了刘海粟等人的申请,提出合葬事宜。徐积锴还是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拒绝的理由有三。

1:陆小曼一直没有得到徐家父母的承认。

2:徐志摩的死因多半归结陆小曼。

3:陆小曼未能给徐家作贡献,包括生儿育女。

陆流最后的结局(陆云最后的结局)

图:徐志摩纪念馆内的一角

陆小曼应该和徐志摩合葬吗?

徐积锴是徐志摩唯一的儿子,站在儿子的角度,他在个人感情上无法接受陆小曼。尤其是,父亲的死。

这点,无可厚非。

但是,无论徐积锴怎么恨陆小曼,无论徐家的父母如何不待见陆小曼,她都是徐志摩的妻子,这一点是被法律所认可的!

再说,如果徐家父母没有认可徐志摩和陆小曼结婚的事实,那么,徐志摩飞机失事后,徐志摩的父亲为啥每月还要给陆小曼300元的生活费呢?

徐志摩和陆小曼结婚后,两人的婚姻一地鸡毛,然道仅仅只是陆小曼一个人的错吗?

陆小曼花钱如流水,又不是跟徐志摩结婚才这样子的!

她出生在富贵人家,本来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不知道财迷油盐贵,喜欢跳舞打麻将的交际花!

王庚,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养得起这个交际花。徐志摩,却无法凭自己的能力养得起陆小曼!

在这场婚姻中,徐志摩过高地评估了爱情的力量!

然而,无论谁对谁错,也无论谁错的多,对的少,他们之间的感情是真实存在的。

就正如无论徐积锴怎么反对,你不能否认,九泉之下的父亲和陆小曼依然热切地期盼能在一起。

更为重要的一点,徐志摩之所以被后世所纪念,不是因为徐志摩是徐积锴的父亲,而是因为徐志摩是中国近代文学史上的著名的文人。

徐志摩,可以说是一个公众人物。

他的才华,他的思想,他的诗集,都是现代文学史上一束灿烂的光芒。

我们纪念徐志摩,我们读徐志摩的作品,我们学习他浪漫主义的文采和写作风格,都会把他和当时的社会生活环境,情感生活一起来理解。

毫无疑问,没有林徽因,就没有脍炙人口的《再别康桥》。没有陆小曼,就没有浓情蜜意的《爱眉小札》。

即使林徽因拒绝了徐志摩的感情,即使很多人骂陆小曼作,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但是,在研究徐志摩时,我们无法回避这两个民国大美人。

尤其是陆小曼。陆小曼在徐志摩的生命里占很重要的位置。

因为,陆小曼在徐志摩的感情生活中占了很大一部分。无论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我们都不能跳过陆小曼这个人,去单独研究徐志摩。

1949年,陈从周发表处女作《徐志摩年谱》,成为当今研究徐志摩和中国现代文学史的宝贵资料。

在这本书里,陈从周就有专门一章写陆小曼,题目为:记陆小曼画山水卷。

位于杭州的徐志摩纪念馆,是一家民间公益馆。这家纪念馆成立于2016年8月,专门为喜爱徐志摩的粉丝提供的一个交流平台。

在这个纪念馆里,不仅陈列了徐志摩的作品,新月聚餐会的请帖,还陈列了陆小曼穿过的旗袍等物品。

热爱徐志摩,研究徐志摩,谁,可以忽视陆小曼的存在?

在徐志摩去世87周年的纪念日,有喜爱徐志摩的粉丝联名写祈愿书,呼吁将她们合葬。

他们,应该在一起吗?

他们,能够在一起吗?

陆流最后的结局(陆云最后的结局)

图:祈愿书

三少说:

死、生,都寂寞。

陆小曼的人生,前半场恣意,后半生素衣。无论怎样,她都活出了真实的自己。

她的死,虽然有些凄惨,却能赶在风暴来临之前离去,避免了更大更惨的蹂躏,是她之幸。

只是,她临终的遗愿,还要过多少年,才可以实现呢?

参考资料1:《陆小曼幽怨难眠》

参考资料2:《陆小曼传》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vir-info.cn/1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