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流被抗生素污染(水体中抗生素的污染情况)

自来水里面为什么会含抗生素?长沙自来水有没有抗生素?-红网问答其实抗生素污染的研究早就进行,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就对我国主要河流做了10年的流域抗生素调查,获取首份中国抗生素使用量和排放量清单,并绘制出了抗生素污染地图,并于2015年发布研究成果。研究发现,2013年我国抗生素总使用量约为16.2万吨,其中人用抗生素占到总量的48%,其余为兽用抗生素。在地域分布上,通过著名的“胡

自来水 里面 为什么 会 含 抗生素 ? 长沙 自来水 有 没有 抗生素 ? – 红网 问答

其实抗生素污染的研究早就进行,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就对我国主要河流做了10年的流域抗生素调查,获取首份中国抗生素使用量和排放量清单,并绘制出了抗生素污染地图,并于2015年发布研究成果。研究发现,2013年我国抗生素总使用量约为16.2万吨,其中人用抗生素占到总量的48%,其余为兽用抗生素。在地域分布上,通过著名的“胡焕庸线”划分成明显的东部和西部两个部分,其中中国东部的抗生素排放量密度是西部流域的6倍以上。下图引用自其研究论文成果。

从研究成果看,珠三角珠江流域、长三角长江流域、京津冀海河流域都是抗生素污染的重灾区。对于珠江流域为什么密度这么高,研究也给出解释:珠江流域人口密度高,广东又是养殖大省,鸡、猪的消费量在全国范围内算很高的,水产养殖发达,广东鱼塘在全国最多,因此珠江流域抗生素使用量、排放量大,排放密度高。另外,我国的污水处理水平也较低,农村地区几乎直接排放污水。

此外还有缺乏监管的因素,抗生素滥用的现象非常普遍,目前对大医院中抗生素使用的控制相对较好,但中小医院、药店以及畜牧养殖业则基本没有控制。

这次关于长三角约40%孕妇尿液中检出抗生素,近80%儿童尿液中检出兽用抗生素的调查报道来自《瞭望》周刊,大概说了抗生素污染来源于养殖业和制药厂,同时也指出了抗生素监管几个问题,也算是呼应了2015年中科院的研究。

一是污染管控起步较晚,药品产用登记体系缺乏,负荷估算难。

2014年央视就联合专业研究机构调查了抗生素污染,发现抗生素含量惊人,甚至在南京居民家中的自来水也有抗生素检出。2015年中科院发布研究成果。2018年《科学日报》也抗生素污染会危害健康的报道。现在2020年了,抗生素排放和滥用的监管仍不到位,的确属于监管起步晚。

二是环境科学与水文学脱节,过程追溯难,说明能做到大规模的检测技术没有出现,检测技术缺位。

三是污水深度处理工艺缺失,负荷削减难。说明良好的抗生素过滤技术没有实现,污染处理厂并不能过滤抗生素。

怎么看待这次报道,我觉得是正面的。首先《瞭望》周刊的分量够,国家层面重视,从前几年的长江大保护提出,到长江流域禁渔,禁止养殖,这都是实实在在的正面问题。其次这次报道指出了问题,也是希望在关于立法上有所突破,技术研发上加大投入,提高检测、过滤能力,监管上要加强,明确地方责任等。最后水资源是跟大家的健康生活息息相关的,也希望大家在对待抗生素的问题上引起重视。

参考文献:

Zhang QQ, Ying GG*, Pan CG, Liu YS, Zhao JL (2015)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 of antibiotics emission and fate in the river basins of China: Source analysis, multimedia modelling, and linkage to bacterial resistance.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49, 6772-6782.

养殖淡水鱼,怎样去除抗生素残留。养殖的淡水鱼类往往体内抗生素超标,有没有去除的办法?

长江流域抗生素污染调查结果儿童孕妇尿液中检出多种抗生素,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瞭望》成功炮制了一篇产生了刷屏效果的标题党文。

能在新冠全球大流行背景下炮制出刷屏爆文,《瞭望》这一篇标题党文不可谓不成功。

《瞭望》也标题党既然冠以“调查”,就应该是陈述“长江流域抗生素污染”的事实,以及调查过程为主要内容。

然而,这篇“短小精悍”的“调查报告”却几乎没有涉及应该包含的基本事实,全篇看更像是一篇作者自己不熟悉领域的评论文章。

我们先来看文章摘要:

?人体有超过80%的免疫功能是以肠道中菌群平衡为基础。滥用抗生素大量破坏益生菌,破坏肠道微生态平衡,为体外病菌侵入繁殖创造了条件?目前我国抗生素监管存三大难题:一是污染管控起步较晚,药品产用登记体系缺乏,负荷估算难;二是环境科学与水文学脱节,过程追溯难;三是污水深度处理工艺缺失,负荷削减难?当前我国对抗生素危害机理研究不够,对抗生素滥用监管不足。应尽快修订标准、严控源头、加强研究,管控江河湖库水体的抗生素污染第一条,离调查报告本题万里;

第二,第三条,明显都属于评论。

调查的事实在哪里呢?

调查结果的基本事实只有一句话:

河海大学长江保护与绿色发展研究院近期一项调研显示,长江抗生素平均浓度为156ng/L(纳克/升),高于欧美一些发达国家。长江下游抗生素排放量居全国前三位,年排放强度大约为60.0千克/平方公里。以下调查“过程”算是本文最丰满的部分了:

长江保护与绿色发展研究院的科研人员在长江中下游地区调查发现,在生猪、肉鸡、水产等养殖过程中,因养殖密度高,不少养殖户为降低感染发病率,习惯在饲料中添加各类抗生素。比如生猪饲料中,硫酸粘菌素、金霉素都是常用抗生素,有的一吨饲料能添加一斤抗生素药物。一些渔业养殖户坦承:“养鱼养蟹饲料中肯定要拌抗生素,不然一死一大片肯定赔钱。”  制药厂和医院废水含有高浓度抗生素,致流域污染严重。研究人员发现,有的饮用水水源地上游5公里分布着大型医药生产企业的排污口。如长三角某市水源地附近有3家医药公司排污口,一些长江支流交汇处有六七家制药厂,废水含有高浓度抗生素。有人说了,不对啊。这份调查最吸引人们关注的是:

儿童孕妇尿液中检出多种抗生素

儿童孕妇普遍暴露,破坏人体免疫力。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近年来对上千名8~11岁儿童和516名孕妇的调查结果显示,儿童尿样中共有21种人用、兽用或人兽用抗生素检出,79.6%的学龄儿童尿液中检出一种或几种抗生素,其中部分已在临床上禁用,兽用抗生素暴露与儿童肥胖、性早熟相关。此外,有16种抗生素在江浙沪的孕妇尿液中检出,一种及以上抗生素检出率为41.6%,孕妇暴露较为普遍,风险较大。破坏人体免疫功能  

陈求稳教授认为,抗生素通过饮水或食用水产品等途径进入人体和动物体内后无法完全代谢,长时间摄入后,抗生素跟随血液循环遍布多个器官,造成免疫力逐渐降低。  专家认为,人体有超过80%的免疫功能是以肠道中菌群平衡为基础。滥用抗生素大量破坏益生菌,使胃肠道内对抗生素敏感性强的微生物减少,而敏感性差的菌群趁机大量繁殖,破坏肠道微生态平衡,为体外病菌侵入繁殖创造了条件。问题是,前者并不是长江流域抗生素污染调查的内容,瞭望发在腾讯企鹅号上的文章甚至列在了标题中:

更充分证明了文章的标题党属性。

理由很简单,长江何曾有过“儿童尿液”和“孕妇尿液”这两条支流?

又有谁能证明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调查到的儿童和孕妇尿液中的抗生素就一定来自长江水?

后者,仍属于感慨评论性质,而且并非事实。

长江水抗生素平均浓度为156ng/L,高于欧美发达国家?这似乎并不是事实。

比如,欧盟委员会于2019年发表的“水中抗生素与细菌耐药风险”报告中,

审查了来自全球13个国家/地区(79.2%来自欧洲)45种抗生素数据,发现检测到的抗生素浓度从0到最高达1 μg / L(1000ng/L)。

报告详细列出了所检测到的各种抗生素的浓度,比如,磺胺甲恶唑,甲氧苄啶和环丙沙星是检出的浓度最高的三种抗生素,这也是欧洲人用来治疗泌尿系感染的常用抗生素(20年前我国就没人用这些“古老”抗菌药了)。

再比如,早到2006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从溪流和水井中采集的120个水样中15种药物和31种抗生素的调查发现:

溪水中检出最高并非抗生素,而是咖啡因和咖啡因的降解产物的对黄嘌呤,最高分别达到4.75μg/ L和0.853μg/ L;其他,较高的是卡马西平(0.516μg/ L)和布洛芬(0.277μg/ L)。

抗生素中检出最高的是阿奇霉素,最高达1.65μg/ L;其次是磺胺甲恶唑1.34μg/ L,氧氟沙星0.329μg/ L和甲氧苄啶0.256μg/ L。

用于牲畜饲养的水井中,都能检测药物成分,分别是两种药物(可宁碱和苯海拉明),两种抗生素(泰乐菌素和磺胺甲恶唑)。当然,浓度远低于溪水中,最高的是可替宁,0.024μg/ L。

可见,“156ng/L,高于欧美一些发达国家”,并非事实。

抗生素水污染真正的危害抗生素水污染主要见于排泄的废水中,尽管我国饮用水标准没有有关抗生素的规定。

但是,一般认为饮用水中抗生素污染极低,人根本不可能通过饮用水摄入多少抗生素,因而不会造成任何危害。

而《瞭望》文章,引用复旦公卫学院对儿童孕妇尿中抗生素的调查,跟文章主题的“长江水抗生素污染”风马牛不相干。

儿童孕妇尿中抗生素更可能是抗生素滥用或者其他食物污染的造成。

文章也没有提到尿中抗生素的浓度,纯属“不谈剂量”的耍流氓。

而且,不管儿童孕妇尿中抗生素来源为何,浓度高低,都扯不上“人体有超过80%的免疫功能是以肠道中菌群平衡为基础”。

如果人体免疫功能的80%在于肠道菌群平衡,还要免疫系统那么多细胞,那么复杂的调节机制干嘛?

抗生素水污染最主要危害是:

增加耐药菌的风险,这从欧盟报告直接以“水中抗生素与细菌耐药风险”作为标题就得到充分显示。

对藻类,甲壳类动物和鱼类等水生生物的影响。欧盟要求检测灵敏度需要能够检测到低至0.019至0.089 μg / L的浓度,这所对应于正是水生生物可能造成影响的浓度阈值。环境水抗生素污染是一种新常态,需要常态化治理医学对人类健康所做出的最大贡献在于“一苗、一素”,即疫苗和抗生素。

人类根本不可能离得开抗生素,环境一定水平的抗生素污染是医学文明的不可分割的附属品,是一种“新常态”。

当然,这并不是说这种污染就完全无害和不需要治理。

但是,调查需要以事实为基础,治理也需要常态化。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niuben22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vir-info.cn/12339.html